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lp小說 > 曆史 > 田園醫妃獵戶王爺要當家 > 田園醫妃獵戶王爺要當家第3章  傳聞中的宋獵戶

“你縫的?”捕快一臉古怪的問道。

陶桃微微點頭,說道:“回爺的話,正是我所縫。隻是當時情況緊急,我不得已纔出此下策。請爺明鑒!”

捕快思忖著,說道:“這黑豬,怎的會無故的發瘋?”

陶桃從黑豬身上,拿起一個鞭炮的殘留紙,放在手中觀察。

正此,一名穿著狼麾披袍的男人,手拎著酒罈,腰束弓箭短劍的走了過來,淡淡道:“黑豬,是我的。”

男子劍眉入鬢,身長八尺,高大挺拔。年輕俊朗的五官深邃,如刀削般深刻硬朗。

他修長的手指輕挑起沉重的女兒紅,帶有幾分疏懶地垂掛在窄緊的腰身上。

百姓們見到他之時,自覺退避幾步,被他周身的氣場所震,麵帶驚懼。

“這不是那桃花山上,英姿颯爽,威風凜凜的宋獵戶麼?”

“……莫不是那,將野狼王打死的那位宋獵戶!?”

人們駭然不已,臉色逐漸慘白,漸漸後退,距離他三丈的距離。

他身上所穿的那件狼麾,怕不是就是那野狼之王的皮毛!

而狼王皮毛竟被他生生活剝,當成裘袍來穿?!

他硬朗的身子提步走到她的麵前時,幾乎將她嬌小的身軀籠罩,俯首看著她。

陶桃垂目,卻能感受到頭頂窒息般的壓迫感。他火辣辣的目光,毫不避諱的看著自己。

“擋著豬了。”

宋景行不鹹不淡的說了一句。

“……什麼?”

陶桃一愣,抬起氤氳的秀眼,對上他那抹傲視的眼眸。

他身上的狼麾上的毛,隨風狂舞。

好英氣,好俊朗的男人!她渾身一怔。

那對幽深似潭水的眼眸中,卻帶著幾絲不屑的冷淡,似乎他誰也不放在眼裡。

陶桃見他的眉逐漸擰起,似一股繩索一般。

“不好意思。”她循著他的目光,看向身後。

這才意識到擋著他的黑豬了,她便側身站到一旁去,臉上微熱。

捕快見到來人,立馬臉上堆笑,上前禮道:“喲,景爺,您彆來無恙!”

宋景行半蹲身,一雙修長雪白的手指,落在黑豬的傷口處,順著那精密的針線撫過。

捕快殷勤的笑說道:“上回啊,那桃花山上凶猛的野狼之王,多有勞您殺了它,才能保大山上的百姓們安穩。這許久不見,景爺您還好罷?”

月前,山中老獵戶家中的四口人,曾遭野狼王慘忍咬死。家中孕婦甚至被野狼王,剖肚取出嬰孩吞食。

此事太過驚悚駭人。

當時,清水衙門火速出動上百個捕快,蟄伏在山上。可尋覓許久未見狼王,後又派遣一百多號捕快,卻仍然尋覓未果!

野狼王狼極其狡詐聰明。縣令奈何不得,惶急之下,便托人親請宋景行出山,智擒狼王。

彼時,宋景行孤身一人進雪山,漫天雪地,隻帶一弓箭束身。

狼王狡黠,嗅覺超乎常人。他便將渾身塗抹泥土,隱去人類味道,以此欺騙狼王嗅覺。在雪地裡尋覓三日,他終發現防備鬆懈的野狼王。

“……那時,咱們景爺,三箭架於弩上!眯緊眼眸,對準野狼王的頭顱,三箭凜冽穿顱而過!”

“野狼王吼鳴出聲,震動山河!隨即那畜生綠幽幽的瞳光黯淡,倒在了眼前……!”

捕快雙手描繪,形容起當時的場景,繪聲繪色。

那回,縣令不放心宋景行,怕他不成事,便命捕快上山。捕快躲在岩石旁,便無意間見證了這一切。

從此,知曉細節的眾人,便無比景仰宋景行!

“宋獵戶,真厲害啊!年輕俊朗,武功蓋世……”

“是啊,我還聽說,他騎射一絕!”

騎射一絕?陶桃皺起秀眉,看向那雲淡風輕的男人。

冇想到,他竟這樣厲害。

百姓們的議論聲逐漸戛然而止,看著宋景行。

此時,宋景行長身而立,提起腰間掛著的女兒紅酒罈。

他輕易的拔開塞頭,淡飲了一口,行事恣意。略擦了擦唇角,他掃向在場之人,薄唇淡啟,道:“我這黑豬,誰傷的?”

陶桃杵在原地,風中淩亂。

她的眉心肉,跳了跳。

“誰傷的,這……”

百姓們各個悻悻然,眼光暗示的移向陶桃。

陶桃的右眼皮,登時狂動。

宋景行骨節修長的手,單手拎著酒罈子,一股濃厚的酒味,從他的身上傳來,他側身走到她的麵前,道:“是你麼?”

兩人的距離極近,日光正好,連她臉蛋上的細小茸毛都能看得見。

呼吸灼熱的噴灑,鼻息可聞,一股濃烈的酒味,在她的麵前繚繞。她皺了下眉頭。

縱使麵前是猛狼惡虎,敢作敢當。她也認了。

陶桃抬起清秀的臉頰,眼中波瀾,坦然承認道:“是我傷了你的豬。不過,我已經為它縫合了。”

她長長的睫毛,淡淡的撲閃個不停。

一雙帶著薄繭的素手,纏繞在了一起。

宋景行眸子微動,低眼看著她粗布的衣裳,腳下破了的繡鞋,臉蛋雖然帶著些灰土,底子卻是極好,堪稱清秀二字。

她的喉頭滾動了一下,隻說道:“是你的豬先傷人,為了自保,我必然要狠下心來刺它。若不是它今日躺在這裡,便是我躺在這。”

陶桃儼然做好大不了賣/身給他做苦工,來抵扣傷他黑豬的錢,乾完就走人的決心。

宋景行盯著她,抬起酒罈子又是飲一口酒水,離她更近一些。那濃烈的酒氣熏天,她抬頭,對上他近在咫尺的喉結。

他的喉結順著滴落唇角的酒水,滾動著。

凸/起的喉結正好,讓人竟忍不住想上手捏一下,竟有如此完美的喉結骨。

宋景行拎著酒罈,微微俯身,在她耳畔低醇道:“你打算怎麼賠?”

陶桃視死如歸的說:“……你若執意要我賠,大不了,我便幫你做事,抵扣工錢還給你就是。”

乾苦力,她並非冇乾過。但當醫者,比苦力還要艱辛。

離得近了,便能清晰的看見她微紅的耳廓,在日光下,映出了點點血絲。

宋景行勾起唇角,低沉的嗓音啟道:“要是賠不了,你賣我做媳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