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lp小說 > 曆史 > 逆勢屠龍 > 逆勢屠龍第1章 第一章 再世為儲

逆勢屠龍 逆勢屠龍第1章 第一章 再世為儲

作者:韭菜東南生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30 14:51:57 來源:81265

年,大明崇禎十五年一月

鬆山。

冬日的陽光冰冷的照射在山頂的皚皚白雪之上,冇有一丁點的暖意,遼闊的天空中,一支孤獨的蒼鷹正盤旋翱翔,好似已經找不到了歸路。

“諸將聽令!”

“在!”

“聽到號令,吳三桂、王樸、唐通、白廣恩、馬科、李輔明六總兵佯裝撤退,等建奴主力追擊之後,曹變蛟營在乳峰山全力突襲建奴主營,王廷臣為預備隊在後策應,不惜一切代價,突破建奴主營,斬殺皇太極,而後全軍反擊。諸將,勝敗在此一舉,膽敢退縮者,定斬不赦!”

督師洪承疇厲聲而叱。

“遵命!”

大帳內,八個總兵齊聲呐喊,人人都知,已到了生死存亡之刻,容不得半分僥倖和退縮。不論戰力最強的曹變蛟王廷臣部,或是最弱的唐通馬科部,此時都抱定了拚死一戰的決心--起碼錶麵上看起來是如此。

夜晚,營中忽然走火,火炮齊鳴,驚慌之下,大同總兵王樸拔營而走,此時距離約好的時間還差三個時辰,而後,明軍大營一片混亂,吳三桂、白廣恩、唐通、馬科,紛紛奪路而逃,馬步自相蹂踐。

曹變蛟部卻巍然不動,半個時辰後,依照原先的計劃,向建奴主營,皇太極所在,逆襲突擊,王廷臣部在一陣慌亂之後,也依照原先的計劃,跟隨在曹變蛟之後,奮勇向前。

而其他友軍,卻已經逃之夭夭。

鬆山主營,洪承疇跪伏在地,嚎啕大哭:“敗矣!”

……

北京,紫禁城。

朱新宇又夢見了前世。

搖著輪椅,穿過福利院灑滿陽光的院子,進入那間熟悉而溫暖的教室。

十年了,從十六歲開始,他就給福利院的弟弟妹妹們當老師,他一直都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家人,所以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他們中間的一個人推下河!

隻是因為上課被他責罰了幾句嗎?

和他一樣,凶手也是坐輪椅,不一樣的是,他小兒麻痹,天生的殘疾,凶手卻是小時候被人販子拐賣,硬生生得給折磨成了一個殘疾,又學了一些騙人的把戲,變成了人販子賺錢的工具。

三個月前,那個控製凶手的人販子還有其他的小乞丐,一夜暴斃,隻有凶手一人活了下來。

冇有人懷疑凶手。

畢竟他才十三歲。

從一開始,朱新宇就覺得這孩子怪怪的,不過他對他冇有偏見,相反,他一直都在想方設法的溫暖他。

所以他不明白,凶手為什麼要這樣做?

被推下橋的刹那,朱新宇本能的看向凶手。

他記住了那張臉,但卻無法改變落水的事實……

噗通!

河水冰冷。

就這樣去了嗎?

這是朱新宇腦子裡最後一個念頭。

……

等朱新宇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黃色的布幔,精緻的雕花木床,質地絲滑,繡著精美圖案的被子,鼻子裡還聞到一股如蘭似麝的淡淡幽香。

“兒啊,你可算是醒了!”

一名端莊秀雅,挽著高高髮髻的宮裝女子驚喜的看著他,表情激動,眼睛裡泛著淚光。

朱新宇茫然又恍惚,根本不知道身在何處?是夢還是真?宮裝女子的聲音聽起來飄飄忽忽,好像是從天邊傳過來的。

“兒啊,你說話啊,你不要嚇唬母後。”

宮裝女子淚水止不住,一邊說一邊伸手撫了一下朱新宇的額頭。

有點冰涼,也有點溫暖。

“母後?”

朱新宇的腦子驀然一清。

宮裝女子的相貌,在他眼中逐漸清晰。

肌膚雪白,丹眼鳳眉,舉手投足中透著一種儀態萬千的氣質,看向朱新宇的目光裡滿滿地都是慈愛和焦急。

朱新宇冇有見過自己的母親,也冇有感受過母愛,但在這一瞬間,他心絃卻強烈的顫動了起來--就好像某種與生俱來的情感,正潮水般的向他襲來。

“兒,是要喝茶嗎?徐高,快扶太子起來!”

宮裝女子淚聲啼啼。

一名身穿緋袍,麵白無鬚,手拿拂塵的太監小心翼翼的把朱新宇扶了起來,兩名宮女送上茶水,宮裝女子親自喂朱新宇喝了,罷了,用雪白絲帕輕輕擦乾他嘴角,還親了一下他額頭。

太監?宮女?太子,皇上?

朱新宇腦子裡麵亂鬨哄,心臟砰砰亂跳,雙手不停指揮,越來越不敢相信身邊的事。

我不是掉水裡了嗎?這怎麼回事,這到底是哪裡?

難道……是穿越!?

朱新宇腦子裡忽然冒出一個想法。

“徐高,去告訴陛下一聲,就說太子醒了!”

等朱新宇重新躺下,宮裝女子為他圍好被子,然後小聲叮囑那太監。

徐高急匆匆地離開。

冇有聽錯,就是太子。

也就在這時,朱新宇忽然驚奇的發現,那就是,他兩隻腿……居然是正常的,他能感覺十個腳指頭的跳動,啊!他激動的不敢相信,這不是在做夢吧?再稍微使勁,兩隻腿居然能夠蹬立!

哈哈,這不是夢,不是夢!我冇有死,我穿越了,我不再是殘廢,雙手能動,雙腿能行,我他麼是一個正常人了!!

很快,腳步紛亂,一名頭帶暖帽,身穿元青色的團龍袍褂,玉帶黑靴的男子疾步走了進來。他身後跟著的那名蟒袍太監,明顯比剛纔那位緋袍太監徐高的地位要高。

所有人都跪了下去。

宮裝女子擦擦淚眼,也起身行禮。

“皇後辛苦了,我兒是醒了嗎?”

男子走到床榻前,滿臉喜悅,但細細看,卻能發現眼睛裡卻有血絲,眼神更是透著疲憊,就好像他已經連續幾夜冇有休息好了。

皇帝?

朱新宇腦子嗡嗡響,感覺有點受不了了。

這是哪個皇帝?而自己又是誰?

見朱新宇目光呆滯,一臉茫然,皇帝臉上的喜色頓時消散不見,轉頭對身後的太監低聲而令:“王承恩,傳禦醫。”

聽到“王承恩”三字,朱新宇愣住了,心裡默唸了幾遍“王承恩”,突然知道自己是誰了。

整箇中國太監史,王承恩絕對是一個數得上的正麪人物,不是他有權勢,也不是有才華,而是因為他跟著崇禎帝一起吊死在了煤山,千秋史冊,滾滾紅塵,如王承恩這般忠貞的太監卻也冇有幾個。

有王承恩,那麼,麵前的這位皇帝當然就是明崇禎帝朱由檢了。

想明白這一點,朱新宇的腦子又開始嗡嗡嗡了。

原來我是崇禎太子朱慈烺!

崇禎是我的父親,宮裝女子是我的母親周皇後。

啊,明朝最後一個皇帝和最後一個太子!

接下來的一個月裡,朱新宇渾渾噩噩,並病懨懨,也許是穿越後的後遺症,也許是朱慈烺的悲慘命運給了他巨大的壓力,又或者是他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消化朱慈烺剛剛十四歲的身軀,總之,朱新宇的精神一直都不怎麼好,禦醫給他看了很多次,卻始終找不到病因,急的周皇後一夜一夜的不閤眼。

一月後,朱新宇逐漸地恢複了精氣神。

這一月裡,他絞儘腦汁,拚命的回想關於明朝,關於崇禎朝的一切。

現在是崇禎十五年,再過兩年,崇禎十七年的三月,李自成就要攻破北京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到時,他這個皇太子不是死於亂軍之中,就是被親外公嘉定伯周奎綁送給了多爾袞,而後被多爾袞以假太子的罪名處死。

他的下場就是一個字:慘。

前世是一個小兒麻痹的殘廢,自幼長在福利院,雖然冇有受過多少委屈,但卻也冇有享受過什麼幸福,最後還不明不白的被人推到了河裡,一腔悲憤無處訴說;這一世穿越成為一個健康人,而且還是皇朝的太子,大明的繼承人,難道還要繼續前世的悲慘嗎?

不!

絕不!

和南宋一樣,明朝的滅亡是華夏民族的浩劫,從此,衣冠不複,節氣不存。

一定要改變,也必須改變。

不止是為自己,也是為整個華夏民族的命運。

朱新宇,不,朱慈烺整整沉寂了一個月,直到鬆山兵敗的訊息傳來。

“鬆山彈儘糧絕,督師洪承疇、遼東巡撫邱民仰、總兵曹變蛟、王廷臣都血戰殉國了……”

一名緋袍太監跪在朱慈烺麵前,悲聲稟告。

朱慈烺很平靜,這一切他早已經知道。

但他的心還是很痛。

曹變蛟、王廷臣國之良將,邱民仰為人忠烈、洪承疇雖然降了滿清,但卻也是將相全才,如果父皇能不那麼著急,不聲聲催戰,按照洪承疇的計劃,步步為營,穩紮穩打,未必就會敗。

可惜,一切都晚了。

如果朱慈烺能早穿越一年,或許能有所改變。

朱慈烺穿越而來的時候,鬆錦大戰已到了後期,洪承疇帶領的九邊大軍被團團圍困在鬆山,敗局已定,崇禎雖然派順天巡撫楊繩武、兵部侍郎範誌完率軍赴鬆山解圍,但兩人弱兵弱將,麵對滿清大軍,“皆斂兵不敢出”。

鬆錦之戰後,大明耗費大量糧餉在遼東建立的防禦體係完全崩潰,錦州,寧遠成為死地,山海關則無可奈何的成為麵對滿清的最後一道防線。

從此,大明在遼東再無主動出擊的能力,滿清冇有了後顧之憂,可以肆無忌憚的繞過山海關,對大明的腹地,燒殺搶掠了。

而九邊精兵付之一擲之後,整個大明已經冇有可戰之兵了。

這纔是眼下最棘手的事情。

冇有精兵,不說遼東的滿清,就是陝西的李自成,恐怕也壓製不住了。

朱慈烺輕輕歎口氣,示意緋袍太監起來說話,然後淡淡問:“父皇現在在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